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闹市林下人(安陆王昌波)

闹市林下人是我的个人博客,是我耕耘部分原创诗文的园地——王昌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王昌波 湖北省安陆市退休干部。网易诗文博客“闹市林下人”博主,新浪微博、轻博“闹市林下人”博主,新浪百岁寿星博客“闹市林下人”博主,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。曾任中共安陆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、市人大正市长级副主任。晚年学习写作,曾在《中华老人诗文书画作品集》、《世纪诗词大典》、《新千家诗》、《中国当代诗词艺术选萃》、《当代情诗精选》、《古今诗人咏湖北》、《夏声拾韵期刊》、《中国当代网络美文精选》、《中国当代网络诗歌精选》、法制月刊《民情与法制》及报刊、杂志中发表诗文。写格律诗词用新声韵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创散文)出藏日记07  

2008-09-28 09:07:07|  分类: 出藏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文/王昌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出藏日记07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80年8月30日 星期6 雨天

 

从拉格宿营地至米林派区转运站。在转运站休息、待命。

早晨七时半,告别了拉格宿营地,开始攀爬陡峭的多雄拉山。

可能是气候的原因,也可能是运动发热,我们七八个同行人都说风是热的,雨打在身上也不冷,似乎还有种温暖的感觉。十一时过一点,我们翻到了多雄拉山山口。

这儿,应该是这儿,多雄拉山的南北分水岭,就是墨脱县和米林县的分界线。我情不自禁地转身南望,墨脱大地的崇山峻岭,在茫茫雨雾之中,若隐若现地晃动在眼前。

别了,亲爱的墨脱!自去年7月13日我在这儿踏上你的土地,至今日我重返这儿,已有415天了!在这400多个日日夜夜里,你的独特的山水大地滋养着我,你的老诚忠厚的人民哺育着我。如今,我是彻底地彻底地离开你了!往后的日子里,尽管我只能象两句诗文所说的那样,“眼前无处说相思,要说除非梦里时!”但我会永远永远珍惜和拥有这份感情的。

翻过山口,我们沿着多雄拉山的北坡急行。气候、雨温与南坡相比,简直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冷风透衣寒,冷雨扑面砸,我们一路哆哆嗦嗦的奔走着。到达米林县派区的转运站时,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了。

在翻山的途中,为了忘记疲劳,在一些好点的路段,我们也经常说说笑笑的。那老唐的爱人,从昨天起就常常跟我开玩笑,总叫我“孤雁孤雁”什么的,另几个人也跟着起哄,要求我讲个故事,活跃活跃下气氛。我的手脚今天完全没事了,心情也比较愉快。好吧,就着这女人玩笑的话头,讲了一个关于“孤雁”的故事。

我国青海省的青海湖里,每年六七月间,便有大批的雁群前去栖息。其中有一种班头雁,在来岛前已结成双双对对。说到这儿,我朝他们指了指,戏谑地说就跟他们一样。他们都哈哈笑着。

这班头雁伴侣间的感情非常深厚,总是形影不离。它们一起梳妆打扮在泉水边,比翼双飞在蓝天上,携手荡游在碧波里,互帮互助在劳动中,相依相偎在休息时----这时,那藏族妇女突然插话道:“比我们人还好咧!”我笑了笑说,“差不多吧”。

班头雁在伴侣关系上,都遵从“从一而终”的原则,一旦伴侣死亡了,便终身不娶不嫁,过着孑然一身,形影相吊的生活。特别是,这孤雁还心甘情愿地为族群服务。当群雁展翅飞翔时,前面担任警戒的是它;当双雁结伴荡游时,后面守卫的是它;当群雁卿卿雁语相偎入睡时,一旁站岗放哨的也是它。总之,失去伴侣的孤雁,自愿为同伴们的幸福贡献着心血。

讲完了,我对老唐的爱人说,这就是你说的“孤雁”,怎么样呢?她笑起来了,说我是用着心思在讲故事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0)| 评论(10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